你听过哪些反智的鸡汤?关于“延迟满足”的再

时尚潮流 美美资讯网 浏览

小编:你听过哪些反智的鸡汤?关于“延迟满足”的再思考作者:chenqin?未经许可,本文禁止转载。作为知乎CFPS(中国家庭追踪调查,ChinaFamilyPanelStudies,CFPS))第一尬吹,我要来安利一

你听过哪些反智的鸡汤?关于“延迟满足”的再思考 作者:chenqin  未经许可,本文禁止转载。

作为知乎CFPS(中国家庭追踪调查,China Family Panel Studies,CFPS))第一尬吹,我要来安利一下刚刚公布的2018年数据。

2010年的时候,CFPS对1700名3-5岁的儿童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大家对这个问题可能不会太陌生,没错,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斯坦福棉花糖实验的中国复制版,测试幼儿的「延迟满足」能力。

而这批当年的幼儿,终于成长为10岁以上的少年,在刚刚结束的2018年第五轮追踪调查中进行了标准数学测试和标准字词测试。

是否具有「延迟满足」特质,是否对这批孩子的标准测试结果有影响呢?首先进行最基本的检验。2018年字词测试结果

2018年字词测试结果

2018年数学测试结果

2018年数学测试结果

可以看到,在2010年选择了「等等再要」的孩子,在8年后的标准测试中都有更好的表现,具有「延迟满足」特征的孩子,字词测试要高出1.5分,数学测试高出0.55分,两者都是显著的。

可是,这些更好的表现,真的是来自延迟满足的特征吗?斯坦福棉花糖实验近年来受到的质疑不小:上图的含义是,控制了家庭背景后,「延迟满足」的效应(虚线)比没有控制的情况(实线)小了一半。

那么,在3-5岁时选择「延迟满足」的孩子,和「现在就要」的孩子相比,家庭环境有什么差异?从上表看到,选择「等等再要」的孩子,在父母收入、受教育年限和父母职业声望评分(http://www.isss.pku.edu.cn/cfps/cjwt/cfpsxkt/1295060.htm)上,都要高于选择「现在就要」的孩子。那么,是不是这些较为富裕的家庭背景导致孩子有更强的「延迟选择」特征,并同时使这些孩子在标准测试中有更好的表现呢?

我们将家庭背景加入控制变量,再做一遍回归:从上图可以看到,延迟满足(即「等等再要」变量)仍然能够预测较高的数学和字词测试。其中字词测试系数为1.21分,数学测试系数为0.34分,分别是不控制家庭背景情况下的80%和62%。

这个结果比https://journals.sagepub.com/doi/abs/10.1177/0956797618761661的结果要更接近棉花糖测试一些,前文中控制家庭背景后效应下降了一半,而在这个实验中只下降到62%到80%。

这样看起来,「延迟满足」仍然是一个值得专门培养的好习惯,因为去除了家庭背景之后,他依然能够显著提升标准测试的表现。

是这样吗?

如果不是想到还有一个关键的变量没有控制,我差点就这么写了。

在去年的这个答案中,我得出了一个不是太乐观的结论——孩子的表现,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父母本人的特征所决定,而非由他们对孩子的教育投资所决定的。

而父母的特征,不仅仅是他受了几年教育,赚了多少钱,从事什么职业。更重要的是,父母本人在标准测试中能拿到多少分?我们把前一个回归中的家庭背景变量全部去掉,只留下父母的标准测试成绩。从上图可以看到,控制父母标准测试结果后,「延迟满足」的效应在两个测试中都变得不显著了,在绝对值上也下降到0.79(字词测试)和0.17(数学测试),分别是不控制情况下的52%和30%。

如果此时我们再将家庭背景变量给放回去,「延迟满足」的效应会变得绝对值更小,分别变成0.73和0.15,统计上也变得更加不显著了。

所以,绕了一大圈,「延迟满足」的效应还是消失了,甚至连家庭背景的影响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弄到后来,还是父母本身的特征在起作用——父母的标准测试成绩,就可以解释子女标准测试方差的30%,是所有变量中解释力最强的部分,他本身就能很大程度上解释父母自己的收入职业和教育程度以及子女的「延迟满足」,以至于把这些变量全放进去,也只能再多解释2%,一共32%——至于剩下的68%,全都是暂时不知该如何解释的随机数。

这种时候就颇有一种宿命论的感觉,不管是早教、学区房,还是这个答案的「延迟满足」,家长们所有额外的努力,统计上统统不显著。

也难怪人们要说「一运二命三风水,四积功德五读书」,孙悟空连翻几个跟头,到头来定睛一看,还是在如来佛祖的手掌里,而人们在子女教育上的努力,往往到头来还是在以自己为中心的一个小小区间中,真正产生了影响的东西都是随机数。

许多时候,我们可能觉得自己正在改变命运,殊不知这正是命运。

当前网址:http://www.elishui.net/sscl/2.html

 
你可能喜欢的: